高中村:山巔上盛開產業“扶貧花”

2019-11-27 11:19 來源:中國六盤水網——六盤水日報 【字體大小】:

編者按

今年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的關鍵之年,為按期打贏脫貧攻堅戰營造良好的輿論氛圍,宣傳好還未出列的水城縣深度貧困村脫貧攻堅的好故事、好聲音、好經驗,為全市脫貧攻堅工作紀實存史。結合當前開展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六盤水日報》與《烏蒙新報》聯合啟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百村攻堅·走進深度貧困村”大型主題采訪活動,走進深度貧困村踐行“四全四力”,并從今日起推出系列報道。


□記者  孫衛東  喻 梅

題  記

水城縣阿戛鎮高中村,屬深度貧困村,貧困發生率為全市之最,是市委書記王忠的掛幫扶貧點。全村共4個村民組10個自然村寨,90%為苗族,365戶1869人,建檔立卡貧困戶258戶1402人。大山阻隔,造成了交通不便;山高坡陡,致使農耕條件惡劣。長期以來,高中村的村民們處于土里刨食、靠天吃飯的深度貧困狀態。

脫貧攻堅戰役打響后,高中村立足資源稟賦,靠山吃山,大力發展扶貧產業,形成了以養牛為主,養蜂、養雞、養羊以及食用菌種植、盆景培育等為輔的特色產業格局。隨著各類產業的蓬勃發展,這個貧困村寨正煥發出勃勃生機,逐步走上了脫貧致富路。


六盤水日報-數字報刊


食用菌基地管理人員朱銀章在察看香菇貯藏情況。

“高”,是高中村大部分村民組的顯著特征。從村委出發,要去海拔2000多米的大坪子組,得小心翼翼地穿行在面對面都看不清人的濃霧中,沿著盤山蜿蜒的通村公路緩緩“爬”到山頂。

“窮”,是高中村昔日在人們眼中的鮮明“標簽”。“山高坡陡,石漠化嚴重,土地貧瘠,自然條件惡劣,這些因素導致了高中村全村整體性貧困。”提起村里的情況,村支書李慶國語氣沉重。

貧困程度深、貧困面大,如何才能讓這祖祖輩輩遺留下來的絕對貧困問題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中得到徹底解決,撕掉絕對貧困的標簽?

作為全市貧困發生率最高的村,高中村成為王忠書記最掛心的一件事。他多次深入高中村調研,并結合該村實際情況提出,發展產業才是實現穩定可持續脫貧的根本之策。

這猶如從思路上給高中村人打開了一扇“窗”,抓發展、促脫貧、奔小康的路徑由此確定——

山,是桎梏,帶來的是揮之不去的貧困,“鎖”住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命運;山,卻又是上天的饋贈,發展傳統農耕不行,發展特色產業卻是一片“綠洲”啊!

在深刻細致分析村情后,該村把點放在了穩定就業和發展產業上,著力解決好群眾的操心事煩心事揪心事——先穩定就業,從2014年至2019年9月,通過勞動力就業培訓、組織參加集中外出務工等,促進636人就業,全村外出務工總收入147.5萬元;再發展產業,留在家里的,全部發展養殖業和種植業。在村里的組織帶動下,幾年時間,高中村實現了貧困戶產業全覆蓋。昔日的荒山煥發出勃勃生機,養牛、養蜂、食用菌種植、盆景培育等產業遍地開花,特色產業成了高中村民脫貧致富的“加速器”。

六盤水日報-數字報刊


李忠喜在喂牛。


初冬時節,記者來到高中村,跟著李慶國在村里走了一圈。到了山頂上的大坪子組,只見山上初顯蕭瑟,寨子里卻是生機勃勃。道路兩旁,造型別致的火棘盆景、干凈整潔的村間小道和房舍、各家各戶小菜園里青翠欲滴的蔬菜,為冬日的小寨子增添了生動而亮麗的色彩。

走到貧困戶李忠喜家門前,一股欣欣向榮的氣息迎面而來:房前屋后干干凈凈,屋檐下掛著喜氣的紅燈籠,中間還簇擁著一個大大的“中國結”,屋里家什雖然不多,卻拾掇得整整齊齊。

“衛生搞得不錯,要繼續保持哦!”“那是肯定,我們家可是示范戶呢!”瞅著正門上貼的阿戛鎮發的“人居環境整治‘三新一清潔’衛生示范戶”標志牌,李忠喜的女兒李小麗羞澀地應答,臉上隱隱透著驕傲。

離李忠喜家不遠處,是該村的1號養牛場。李忠喜正在那里清掃牛圈。今年40歲的李忠喜原來在外打工,每月吃住下來掙不了幾個錢。村里發展產業后,李忠喜回到家鄉搞起了養殖,如今他不僅是合作社養殖產業的股東之一,還是該村火棘產業的總經理。

“日子越來越好嘍,我家2018年養牛賺了4萬塊錢,媳婦在村里的公益性崗位務工年收入又有1萬塊錢,大兒子技校畢業后在上海務工,這‘貧困帽’呀該摘下了。”李忠喜開心地說。

我們沿著村里的串戶路邊走邊看,一邊領略山村之美,一邊感受產業給村里帶來的喜悅之氣。

“李支書,客人們,你們快來家里坐坐。”正在自家小菜園里種菜的村民熊開義熱情地發出邀請,聲音洪亮,“底氣”十足。

脫貧攻堅戰役打響后,熊開義主動找到村委,表明自己想要養豬的愿望。在村委的幫助下,合作社投入10萬元給熊開義養豬,條件是三年內出40頭小豬苗交給村委,村委再將豬苗分給貧困戶養殖,通過這樣的循環模式帶動百姓脫貧。目前,熊開義已向村委交出20頭小豬仔,2018年,通過發展養豬產業,熊開義家收入達到了10萬元。

“以前的日子哪是這個樣子,不擺了不擺了。現在村子美了,腰包鼓了,日子就像泡在了蜜水里!”熊開義樂呵呵地說,不愿再提以前的苦日子。

下午,我們趨車繞行來到撲魯克組的食用菌基地,只見占地22.19畝的15個食用菌大棚像臨陣的士兵一字排開,整整齊齊,十分惹眼。

這個食用菌基地,有12戶農戶60人以土地入股,用工涵蓋整個高中村,平均每天用工量達到260人。

“這組菌包再過兩個小時就可采摘了,要把握好時間。”大棚里,基地管理人員朱銀章正仔細觀察著菌架上擺得整整齊齊的菌包,叮囑著工人們。

朱銀章是撲魯克組村民,自基地建成后,由于技術過硬,他當上了基地的“小頭頭”,每月工資有3000元。在家門口務工,還有時間照顧家、照看還在讀書的兩個孩子,這讓朱銀章心懷感恩,管理起基地來盡心盡力。

只要說起食用菌栽培技術,朱銀章可以興奮地說上半天。“這些小磨菇,撐開的可是‘致富傘’呢!”朱銀章說,從10月份到現在已經采摘了20噸左右,村民們按每小時10塊錢計酬,每家每戶都掙了不少錢。

“現在產業有了,基礎設施也跟上來了。全村4個村民組10個自然寨已經100%解決了安全飲水,村寨全部通路,居民通電率達100%,通訊網絡全覆蓋,建成了村級衛生室并配有村醫……”一件件數著高中村發生的變化,憧憬著以后的生活,29歲的村支書李慶國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暮色將近,離開高中村時,我們站在山腰上遠遠地凝望著這個“藏”在大山里的小山村,一棟棟整潔漂亮的房舍、一個個精致的小菜園、一條條灰白顯眼的串戶路,構成了一幅美麗的冬日村景圖,定格在烏蒙群山之中。這,也許就是高中村“最美的鄉愁”吧!


記者手記

村美民富 幸福小康

位于高山之巔的高中村,曾經掛著3個貧困“標簽”:自然條件惡劣,山高坡陡,土地貧瘠;基礎設施落后,無路缺電缺水缺通信,十分閉塞;村民貧困,大多數村民都是貧困戶,2014年貧困發生率達68%,有的村民組貧困發生率高達76.43%。

如此惡劣的自然條件,如此高的貧困發生率,高中村的脫貧攻堅戰注定是一場啃“硬骨頭”的硬仗。

“狹路相逢勇者勝”,面對惡劣的自然環境和貧困環境,高中村奮勇當先,向貧困“堡壘”擂響了戰鼓,發起了強勁攻擊。

引導貧困村民外出務工,帶領村民發展種、養業,修路、架線、引水、建房……多策并舉,多措并施,昔日邊遠、閉塞、貧窮的小山村,如今煥發出勃勃生機。村寨美了,村民富了,高中村重新掛上了新“標簽”——村美民富、幸福小康!


附 件:AttachmentPh
上一篇省委第九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轉交六盤水市辦理群眾信訪舉報每日公開情況(2019年11月26日)
网球王子ova第三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