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代人·三線情——走進盤江精煤股份公司訪兩代“三線人”

2019-06-23 17:07 來源:中國六盤水網-六盤水日報 【字體大小】:

?

王作勤(右)與“三線戰友”一道回憶過往。

?

□本報記者 宋 迪 孔盤龍

盤州市干溝橋,一座老式居民樓內,一位老人正在翻看著舊相冊。

黑白的,微微泛黃的老照片,似乎正在述說著當年的故事。

這是一段兩代人的“三線故事”。

“那時候的干溝橋就只是一片荒坡。”老人的思緒,仿佛又回到了54年前,那個火紅的年代。

老人叫王作勤,已經79歲了,是盤江礦務局退休職工。

54年前,年輕的王作勤響應國家號召,從阜新礦務局來到了“天無三日晴、地無三尺平”的貴州,參加“三線”建設。

王作勤的目的地,是現在的盤州市兩河街道。一路上,崎嶇艱險的山路,就給從大平原來的他來了個“下馬威”——“我們乘坐的五輛大客車經過晴隆24道拐時,天下著小雨,汽車慢慢的從山腳下一拐一拐,上到山頂。我從車窗往外看,到處是白茫茫的云霧,就像在天上一樣。”王作勤說,當時心里真的很害怕。

險峻的大山、惡劣的環境,沒有阻擋王作勤和戰友們前進的步伐,還有建設“三線”的決心。

初來乍到,在王作勤眼前的,是一片荒山,還有山坡下的六七排竹笆油氈房。屋里的泥地,一走一個坑,上下兩層是用竹子搭建的大通鋪。放下行李,王作勤就此安下了“家”。

喝的是“望天水”、吃的是簡易的飯食。王作勤所在的74工程處負責土建。7個連隊,400多個棒小伙,就是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白手起家,開始了“三線”建設的歷程,建臨時住房、食堂,用白灰、黃泥、石塊建“干打壘”,一棟連著一棟……

再后來,王作勤經歷了參軍、轉干、入黨,與時代大潮亦步亦趨。

而盤州,也在千千萬萬個“三線人”的艱苦奮斗中,漸漸變換了模樣。

艱苦的“三線”歲月,讓王作勤學會了知足常樂。“那個年代,還有許多和我一樣的年輕人,把青春甚至生命奉獻給了‘三線’。”他說,自己印象最深的,是在修兩河至土城公路(兩土公路)時,一名戰友在山頂上搬石頭,連人帶石頭掉到山下,大石頭砸在胸部當場犧牲。

“與他們相比,我們吃的那點苦、受的那點累,又算得了什么呢。”王作勤的話語,變得有些低沉,但很快又振作起來。

“三線”帶來的,不僅僅是苦難,還有更多美好回憶。

最令王作勤難忘的,是一家人在貴州團聚的那一天。1980年5月,王作勤家人被批準“農轉非”,從遼寧省阜新縣十家子公社落戶到貴州。從此,一家人結束了長達15年的兩地分居生活。

王作勤的兒子王國利,關于貴州的記憶,便是從這一天開始的。

“那時我才7歲,還是懵懵懂懂的。只知道,自己要去遙遠的地方了。”王國利說,在遼寧阜新時,自家在的十家子公社,真的只有10來戶人,幾乎算得上是與世隔絕了。

從遼寧到貴州,第一次乘坐火車、第一次看到北京、第一次來到連綿的大山里……年幼的王國利經歷了無數個第一次,終于來到了父親工作的地方。

“按照政策,我們家分到了三室一廳、80多平方米的房子。”王國利說,以當時的條件,這樣的標準堪稱“豪華”,一家人都開心得不得了。

更讓王國利高興的是每天都能見到父親。“小時候在老家,很少見到父親,只知道他在貴州工作,還是解放軍,特別的自豪。”他說,來到礦區后,什么都感到新鮮,這里有機關、學校,用煤燒火、還能頓頓吃白米飯……按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幸福感“爆棚”。

新奇的生活環境、蓬勃發展的礦區以及父輩們的拼搏苦干,構成了王國利的童年記憶。“三線”精神,悄無聲息地在一代人的靈魂深處扎下了根。

高考時,王國利報了秦皇島煤校并如愿被錄取。畢業時,他又被分配到盤江礦工報社,回到第二故鄉,開啟了自己新的人生旅程。

“希望盤州能在自己這一代人手中,建設得更快、更好。”王國利說,這些年,眼看著盤州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縣城,發展成如今高樓林立、工業發達、城市面貌煥然一新的“全國百強縣”,心中的自豪感無與倫比。

從礦工報社,到電視臺,再到宣傳文化部,王國利的事業蒸蒸日上,現在已是貴州盤江精煤股份有限公司宣傳文化部采訪科科長。

盤江礦務局也通過改制、重組,一步步發展為貴州盤江精煤股份有限公司,成為以原煤生產、洗選加工為主導,集資本運營、發電、安裝、礦建、機械加工及維修等于一體的,生產能力超千萬噸的大型煤炭工業企業,也是中國長江以南第一家上市煤炭企業。

老“三線人”王作勤,功成身退,在花園般的城市中安度晚年。

新“三線人”王國利,還有更多的“故事”要說。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兩代“三線人”用青春作筆、以奮斗為墨,還將繼續描繪屬于新時代的夢想藍圖、美好篇章!

附 件:AttachmentPh
上一篇我市農資儲備銷售穩定有序下一篇六盤水入選全國 “避暑旅游十佳城市”
网球王子ova第三季